当前位置 主页 > 国际军事 >

许晴:永远长不大 我觉得挺失败的

2021-12-19 00:18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许晴:哎呀,我永远长不大,我觉得是因为每个人的心态吧。因为在我的团队中,大家都比我大,大家都爱我,我身边的人也都懂我,让我很有安全感。都这么大了还这样,我也挺失败的,哎……

  的新节目《花儿与少年》中,说意外,是因为许晴一直都是给人感觉在走高端、大气路线,谁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一个综艺节目中。而且,节目中的许晴变得极其可爱。日前,许晴在“花儿与少年”的微信群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谈起这一切时,她表示自己是个比较看重感觉的人,只要感觉对,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。

  消失在大众视线中很长一段时间的许晴,其实并没闲着,用一年多的时间参与了赖声川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,她自己说收获多多。对于参加综艺节目,她说是直觉告诉应该来。

  许晴:其实我觉得自己和综艺节目应该是两条平行线,不可能有交集。但是节目组找到我说是去旅游的时候,我一下就有兴趣了。因为我平时生活最爱的就是旅游,而且我是很随性的人,就是一个直觉,在这个节目中旅行会有意思,然后想考验一下自己在旅途中遇到的未知,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。不过在过程中,我应该算是受尽了一些从未有过的考验。

  许晴:我在生活中的确是个白痴,是让大家会有很多麻烦的人,所以我其实心里特别内疚。

  许晴:演戏肯定多挑选跟自己不太一样的角色,注入她的生命体,然后我的生命体多一些坚强因子。我喜欢高调的角色,低调的自己。生活中,我是会撒娇的,但撒娇要分对象,一定是会让我有安全感和温暖的回报的,我才会去撒娇。所以,我在这个团队里面,我会对张翰、花花(华晨宇的昵称)、凯丽姐撒娇。但后来基本上是我和凯丽姐同房睡觉,我们成了特别好的姐妹,觉得她也有特别小女孩儿的一面,有的时候她是姐姐,有的时候她也是我的妹妹。

  采访中记者一时间忘记许晴在节目中“三姐”的角色,脱口而出地叫了一声“二姐”,许晴立马纠正说:“我是三姐。”其实生活中,也常有人说许晴是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  许晴:哎呀,我永远长不大,我觉得是因为每个人的心态吧。因为在我的团队中,大家都比我大,大家都爱我,我身边的人也都懂我,让我很有安全感。都这么大了还这样,我也挺失败的,哎……

  许晴:的确,我的朋友们一直把我保护得特别好,我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生活,所以很开心,不去接触不同气场的人。但这次确实也给我上了一课,这次特别有挫败感,我的能力太差,包括自控力,面对不同的人时,我反映的东西都太真实,不加掩饰,这也是我不成熟的表现。

  许晴:哈哈,是啊,我就是很喜欢Hello Kitty,我柜子上那些也是我一片一片自己粘的。而且我还有很多熊,睡觉也会抱着我的熊,我买的油画也是比较浪漫、卡通的,比较梦幻,都像是在梦里。

  被视为“女神”的许晴,感情世界一直备受关注,甚至节目播出时,网上就有“许晴、张翰姐弟恋”的传闻。传闻毕竟只是传闻,但是对于自己的感情生活许晴表示,那种感情她也在期待中。

  华商报:你的感情世界对大家而言总有一点神秘感,你理想中的男性是怎样的?如果要你在花花和张翰中间选择一个的话,你更倾向于选择哪一个?

  许晴:首先,我一定是不排斥姐弟恋的。我喜欢的男生类型是一定要有干净的、有深意的、有神韵的眼神。如果是在他们中选择,他们两个能揉在一起吗?

  许晴:我和张翰会成为特别好的朋友。在节目里大家都会对他有依赖心理,他是一个很温暖的男孩。其实他有女朋友,而且他说还要在罗马结婚呢。而且我们6个人都应该会参加他的婚礼的。

  许晴:我现在的感情状况啊,你说的那种感情,我还在期待中啊,我觉得会遇到的,会来的。

  昨天上午,由陕西省发改委、省教育厅、省社会科学院、西安市教育局等单位联袂打造,以陕西西安“大学区管理制”为背景的电影《紫香槐下》举行了观片会。该片由曾执导《郎在对门唱山歌》的导演章明掌机,吕星辰、许还山等主演,贴着“中国首部教育题材电影”的标签,讲述了叶家祖孙三代献身教育事业,孙女叶小苏用革新教育

  理念,对抗当下的以学习成绩评价学生和老师的应试教育观,用艺术形式表达对当下“择校热”现象以及教育体制的思考。

  片中,孙女叶小苏从南方一所师范院校毕业,回到家乡在爷爷曾任职的中学做老师。年轻的她敢于革新,不赞成用学习成绩把学生们“一刀切”的做法,虽然她的革新几经同事、家长甚至家人的反对,但最后终于获得大家认可。

  参加当天观片会的陕西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、西北大学教授张阿利说:“这部电影探讨了两个问题,第一,是区域内优良教学资源的均衡覆盖,这样可以有效降低‘择校热’;第二,教学评价体系有所转变,对学生的评定要更多看综合素质,而不单只是学习成绩。”制片人刘瀚辰说:“当时这个电影以什么做引子、做主调,我们就商讨了一年多时间,最后定下‘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’的主旨,很贴合我们的教育题材。另外,很多观众问为什么叫《紫香槐下》,因为槐树是我们西安的市树嘛。” 本报记者 徐扬

  • 最热文章